首頁>財經 > 快訊 >
                    【對口支援西部行】“數字甘孜”打頭陣,杭州給出了答案 2022-06-26 18:14:46  來源:杭州日報

                    四川甘孜州,新中國首個專區級少數民族自治州,2021年與杭州結為對口支援關系。近日,杭州日報“對口支援西部行”采訪團走進甘孜,在這片圣潔之地探尋共同富裕的“杭州印跡”。

                    三千多米的平均海拔,塑造了康巴漢子豪邁的個性,也為這片土地的發展帶來了制約。“從甘孜州最遠的石渠縣到州府康定市,要開十個多小時的山路。”藏族司機指著對面山上一座村莊告訴記者,“你看那個村子好像近在眼前,真的上去至少要一個多小時。”

                    山高路陡、地廣人稀,如何破解極端自然環境下的發展難題?數字經濟之城杭州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數字化。

                    為“數字甘孜”打頭陣

                    “康定二中,建筑面積為47411.21平方米,工程總投資2.6904億元,建設周期兩年。”走進位于康定市的浙江幫扶甘孜州工作隊駐地,一塊顯示著“浙江省駐甘孜工作隊數字管理服務平臺”的屏幕分外顯眼。大到對口支援項目信息,小到每個幫扶干部當日的健康狀況,都在屏上顯示得清清楚楚。

                    對習慣于用App辦事的杭州人來說,數字化早已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但在甘孜州,數字化進程才剛剛起步。2021年,該州首次提出打造“數字甘孜”,吹響了數字化轉型的沖鋒號。

                    一個剛剛摘除貧困帽子的少數民族自治州,能不能搞好數字化轉型?很多人并不看好,但在甘孜州政府副秘書長、杭州幫扶甘孜州工作隊隊長羅林鋒看來,數字化既是幫助甘孜州從脫貧攻堅走向鄉村振興的一條“捷徑”,也是杭州對口支援甘孜州的一張金名片。“甘孜州開展數字化改革缺乏資金、缺乏經驗,我們就來當好這個‘排頭兵’和‘引路人’。”

                    入川四個多月,杭州幫扶甘孜州工作隊就打響了“數字甘孜”的第一槍。去年10月23日,包含智慧黨建、干部人才、項目管控和內部管理四大模塊和30個應用場景的浙江省駐甘孜工作隊數字管理服務平臺正式上線。這是浙江省首個對口支援數字化管理服務平臺,也是甘孜州首個落地的“數字甘孜”場景應用。服務平臺上線后,大大加快了工作隊的效率。“比如,以前隊員公務外出離開駐地,要用紙質審批件傳真報備?,F在用手機就能通過平臺及時上報信息,并由工作隊隊長完成審批。”杭州幫扶干部邵建華介紹。

                    在此基礎上,工作隊又積極依托杭州優勢資源,在行政管理、社會治理、文化旅游、生態環保等領域打造一批數字化場景應用,解決甘孜州社會經濟發展的痛點難點。例如,稻城縣“亞丁集市”通過建立專屬電商平臺,推動本地農特產品“走出去”,上線當天就取得600萬元的協議訂單;九龍縣打造數字就業中心,解決疫情下大學生就業難題,留住本地人才服務鄉村振興。

                    在杭州經驗的引領下,“數字甘孜”建設不斷取得突破。目前,甘孜州已組建了“數字甘孜”建設推進辦,并初步梳理出8個大項42個小項重點工作,圍繞數字旅游、數字農牧、智慧交通、基層治理等方面著力推進13個應用場景。

                    為雅江松茸“賦綠碼”

                    數字化理念,不僅應用于工作隊的內部管理,同樣滲透到了各個對口支援項目中。

                    離開康定市,記者來到了雅江縣。僅有五萬多人口的雅江是全國最小的縣城,也是全國最大的松茸產區。這些生長在松林里的“白蘑菇”,被視為“菌中之王”,在國外甚至能賣到幾千元一公斤的天價。

                    “在雅江,一到七八月份,幾乎人人都去山上采松茸。街邊隨處都是拿著賣松茸的農戶。”掛職雅江縣委常委、副縣長的杭州干部蔣曉偉告訴記者,小小的松茸,直接關系著當地數萬老百姓的收入。

                    盡管是中國食用菌協會認證的“中國松茸之鄉”,雅江松茸卻一直賣不上價錢。“土里挖出來,沒有分揀、沒有加工,拿個塑料袋一裝就拿到街邊賣。”蔣曉偉告訴記者,由于缺乏知名度和影響力,不少雅江松茸只能低價供貨給外地的經銷商,“運到云南香格里拉轉手賣給游客,一斤價格能貴好幾百。”

                    采松茸靠腳力,買松茸靠手氣。為了改變雅江松茸產業的粗放現狀,去年以來,蔣曉偉積極推動產業數字化,用“雅江松茸碼”為松茸賦能,實現“碼上”查詢、服務、監管、信用、營銷等全流程品控溯源。以松茸采摘為例,通過為從事采摘的藏民免費提供智能背簍和建設采摘驛站,收集松茸采摘的環境、人員等信息,讓雅江出產的每一盒松茸都能通過掃碼實現精準溯源,從而倒逼采收過程的標準化。

                    此外,今年雅江縣還成立了松茸行業協會,進一步規范松茸采摘和銷售,并制定松茸市場指導價和分級標準。同時,占地面積3000多平方米,集納松茸交易、電商辦公、游客體驗等諸多功能的松茸產業園也即將建設完成。“我們希望通過三年的時間打響中國松茸之鄉的品牌,讓雅江松茸走上高端化、精品化道路,真正成為老百姓致富增收的‘金蘑菇’。”蔣曉偉期待。

                    以數字技術賦能高原農業,已成為杭州對口支援工作的一大亮點。除了雅江縣,杭州還在鄉城縣投資4000多萬元助推種養業數智化發展,大幅提升蘋果和藏香豬產量。理塘縣建設的牦牛產業現代農業園區,則通過智能終端實現自動撒料、全程追溯、信息化管理,牦牛放牧周期縮短了四年以上。

                    為高原道路“做CT”

                    從雅江縣出發前往稻城縣,隨著海拔逐漸升高,彎彎繞繞的山路也多了起來。往往一場暴雨后,路邊就堆滿了落石。

                    稻城縣是全國受地質災害威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掛職稻城縣委常委、副縣長的杭州干部沈華強告訴我們,去年以來該縣僅因地質災害造成的道路損毀就達一千多萬元,各種交通事故時有發生,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如何解決這一難題?來自余杭區的沈華強從杭州用來監測地下管網的“城市CT”找到了靈感。今年,工作隊與杭州魯爾物聯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在稻城縣正式啟動了地質災害普適型監測預警項目,并給這個項目取了一個形象的名字——“高原CT”。

                    “我們利用浙江援建資金,對全縣148處規模大、危害重且難以避讓搬遷的地質災害隱患點布設專業監測設備,讓這些‘電子哨兵’代替人來站崗放哨。”沈華強介紹,“高原CT”整體架構采用了浙江城市CT的“1+3+N”模式,即1張整體自然災害綜合監測預警圖、3個功能模塊和數個子場景。該系統能夠通過綜合運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開展預警研判,實時掌握地質災害形變狀態,實現防患于未然,有效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據了解,隨著“高原CT”項目全部建設完成,目前稻城縣已成為甘孜州第一個完成全縣域地質災害監測預警覆蓋的區縣。未來將進一步打通多部門數據,建設全縣自然災害數據庫,并嘗試向整個甘孜州推廣此項經驗。

                    一個“高原CT”項目,為飽受地質災害侵擾的群眾撐起了“數字保護傘”。而隨著對口支援數字化項目的持續落地,越來越多的“高原之困”將得到“杭州之答”。數字化轉型這張杭甘兩地共同打造的金名片,已成為古老高原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關鍵詞: 數字甘孜 對口支援 對口支援西部行

                    熱點
                    圖片 圖片
                    亚洲产国偷v产偷v自拍